• <i id="jf9xc"></i><delect id="jf9xc"><center id="jf9xc"><s id="jf9xc"></s></center></delect>
      <source id="jf9xc"></source>
      1. <video id="jf9xc"></video>
        <table id="jf9xc"><p id="jf9xc"></p></table>
        字號:

        天諭游戲玩家原創短文:情妄

        時間:2017-03-05 20:33 作者:聆雨寒 手機訂閱 參與評論(0) 【投稿】
        文 章
        摘 要
        天諭玩家原創短文:情妄,大家快來看看吧。

        這世上,最可怕的不是妖魔,不是毒物,而是人心。

        你能看到所愛之人的皮相,卻永遠看不透軀體里的人心。

        【七月十四日·玉碎】

        銀裝素裹的玉木峰頂,優雅的仙鶴悠然自得的梳理著羽毛,白衣的少女佇立在漫天飛雪中。

        突然,她似乎察覺了什么人的到來,回頭向來人嫣然一笑。

        “你來了,我等你很久啦……”

        三更時分,更聲傳進屋內,將梳妝案臺前的女子從夢中驚醒。

        怎么又夢到了過去的事……她睜開雙眼,屋內只明著一盞晦暗的燭燈,燭光影影綽綽。無需詢問,她便能明了,這屋里,只有她獨自一人。喚來侍女,侍女的回答也是耳熟能詳,“老爺說,今日有朋友相邀,今夜就不回了,讓夫人不必等候。”

        揮手示意侍女下去,鏡中的美人,眉目精致恍然如畫。纖纖玉指從云鬢中抽出步搖,青絲如瀑披散在肩上,手中緊握的步搖,金屬質感在手心留下一片冰涼,卻不及她心中之寒。

        三年了,她嫁給慕云靄已經三年,他卻對她比婚前更為冷漠,用各種借口留宿在外頭,也不愿意回家。她想,當年她是真的錯得太深了……

        清晨,天光從窗外投進屋內,檐下的風鈴傳來清脆的鈴聲。白瑾萱從睡夢中醒來,毫不意外的發現屋內只有她獨自一人。

        白瑾萱梳妝完畢,換上一身紅色錦繡羅裙,明艷美人紅衣似火,相得益彰。

        妝臺上,有一個精致的首飾匣,她凝視著這個匣子,臉上似有痛苦,有悔恨。許久以后,白瑾萱起身離開,房內只余下一句近乎嘆息的低語。

        “對不起……”

        在門外打掃的小侍女看到她出來,很是貼心的匯報道:“夫人,老爺已經回來啦,正在書房里。”

        白瑾萱看著小侍女一臉‘我最貼心快夸我吧的表情’,忍不住笑了。“好好好,你最乖最貼心啦,快進屋打掃去吧,你的小情郎還等著你一起去市集玩呢。”

        小侍女倒是臉紅了,低著頭就往屋里跑。明明只是一個低階灑掃侍女,在這府中只是白瑾萱心中卻對她多了幾分艷羨,羨慕她能得一人心,相知相愛。

        而她白瑾萱與慕云靄,終成怨侶。

        白瑾萱年少離家,拜入靈瓏谷成為靈瓏弟子。后來離開師門歷練,認識了玉虛弟子白綾。兩人年齡相仿,而碰巧又都是姓白,很容易就成為了親密無間的朋友。

        白瑾萱溫柔穩重,白綾天真單純,不諳世事。白瑾萱便把白綾當成妹妹來照料愛護。后來,白綾帶著瑾萱去見了她的師兄,慕云靄。

        慕云靄是云垂貴族世家的子弟。少時便以優異的成績通過了玉虛入門試煉。相貌俊美,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,又是玉虛高徒,自然是得到不少少女的愛慕。然而他對男女之情無意,對世俗錢權也無甚興趣,只是作為正房長子,他很明白在他身上未來的責任:娶一個門當戶對或者能給家族帶來益處的妻子。

        所以他對家族和師長,希望他與同門師妹白綾成婚的想法,既并沒有太大的抗拒,也沒什么熱情,只是把選擇權交給了師妹白綾,她若愿意嫁,他便娶;她不愿意嫁,他們依舊是師兄妹,他尊重她的意愿。

        可是事情的變化總是不如人所預料:白綾在一次外出除魔中,被妖魔設計圍攻。當白瑾萱趕到的時候,白綾早已香消玉殞。在白綾死后七天后,流光使者前來,想尋出她的靈魂詢問當天經歷,卻找不到她的魂魄一絲一毫的氣息。玉虛弟子白綾死于妖魔之手,魂魄無存,在當時引起了不少的震動。

        白綾死了,慕云靄的婚約沒了對象,那怎么辦呢?于是同慕云靄白綾都交情甚好,又是云垂新貴之女的白瑾萱,就成為了慕云靄的婚約對象。

        沉溺在過往思緒中的白瑾萱,被屋內傳出硬物墜地的聲響,和隨后響起的清脆碎裂聲驚醒。

        小侍女慌張地從屋里出來,惶恐不安地跪倒在白瑾萱身前,言語間已經帶上了哭音:“夫人……我該死……我居然把夫人的鐲子摔碎了!”同時雙手托舉著那碎成幾段的玉鐲,讓白瑾萱看個清楚。

        白瑾萱臉色瞬間變得煞白,她顫抖的伸出手,取過其中一塊碎玉。雖然已經破碎,但是仍然可以看出,是純白如脂,溫潤含光的上好美玉。

        而她白如春雪的皓腕上,也有一只玉鐲,潔白溫潤,同樣的質地同樣的色澤。因為這本就是出自同一塊料子的兩只鐲子,那只碎鐲原來所屬,正是白瑾萱死去的摯友,慕云靄的師妹白綾。

        玉鐲碎了,一切都完了,白瑾萱腦中一片空白,只有這句話在其中縈繞不散。她眼前發黑腳下不穩,身體向后踉蹌了幾步。

        有一人從后面穩穩扶住她無力的身軀,將她攬入懷中,語氣一如既往的溫和淡然。

        “發生了什么?”

        手機看攻略,電腦玩游戲兩不誤!
        加點再也不需要切來切去啦~
        下載17173APP
        【天諭】最新消息第一時間推送給你
        我真的是富二代